长安CB

嗯,是个叶吹⊙∀⊙!

啊啊啊啊,这周一会学校就看到了!太完美了,我要疯狂给《夜修》打call!
爱你❤ @落天下

【all叶】玉阶念(五)


花间绽放,清叶扶荷,夏的痕迹铺满了世间。

一瓣又一瓣小小的紫藤花被风吹到了水中,飘远了。

叶修卧跪在岸边,将手中收集的一捧花瓣放入水中,自嘲道:“随清流远去,这样也罢。总好过,白白烂在泥里,化成一抔土。”
   
身上突然一暖,一件披风悄然覆上肩膀。
    
叶修看向来人,笑笑:“小周,这是大夏天呢。”话虽如此,他却并未拒绝。
    
周泽楷并不理睬他状似抱怨的调笑,也半跪着蹲下身,握住叶修的手,俊眉轻皱:“这么冰。”,复又叹了口气“又一个人偷跑出来。”

“一不留神看痴了,竟忘了时间,下次不会了。”叶修知道这人担心自己,耐心解释道。

“岸边凉。”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揽过他的肩,叶修也顺势站起。

长期的跪坐,让他有些体力不支,站起来的身形一晃,周泽楷连忙将人抱进怀中:“回屋休息会儿可好?花什么时候看都可以。”

“不了,去凉亭坐会儿吧,整日呆在屋中,人都快要闷出病来了。”叶修摇摇头。

周泽楷应下,扶着叶修慢慢挪去不远处的亭子。

小亭离岸边不远,就在那几棵紫藤树下。

上好的檀木梁上垂下纱帘,亭内是舒适的躺椅,躺椅上铺有一张虎皮毯,看着就让人心生暖意。

“小周,劳你费心了。”从西北回京后,叶修便告病在家。知道叶修喜清静,周泽楷于是命人在玉阶筑建府邸,接他同住,又按照他的喜好修了这雅亭。

“你我之间,不必多言。”周泽楷仔细扶叶修躺下。

“这花儿可真美啊,对吗,小周?”几枝紫藤潜入亭中,叶修伸手轻抚几下那柔嫩的花瓣,“真想再看一场紫藤雨……”

“会看到的,马上就能看到了。叶修,你再等等,再等一等。”周泽楷将叶修拂花的手拢入手心,强忍下心慌,一阵刺痛,“你瞧你今日气色多好,这样下去不出几日,定会痊愈的,到时我们一起来看紫藤雨。”

叶修今日确实气色极佳,并且破天荒的一个人走来了这花树下——他已经有半月未下过床了。

叶修闻言点点头,两人都默契的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小周……”

“嗯?”周泽楷包住叶修的手,轻触自己的面颊。

“少天走的时候同我说过,让我在‘玉阶’等他回来,他没回来,我便不能走。”

“嗯,不走。我们在此一直等下去,总能等到他回来的那天的。”

“小周,这湖水当是个极好的归处。清澈,热闹,还有这紫藤为伴。随风逐流,倒也自由。”叶修轻抚去周泽楷眼角不知何时溢出的,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泪。

周泽楷说不出话来,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,攥紧了叶修的手,生怕一个不留神,他就要消失不见。

“我只这么一个愿望了,答应我,小周。不然,少天回来时会找不到我的。”

周泽楷定定地看着叶修,眼神那么深情,那么哀伤。他看了很久很久,叶修就要再次开口时,他终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。

叶修这才松了口气,疲惫感一下子涌了上来,重重压在他的眼皮上:“小周,去我府上把却邪拿来可好?我有些乏了,就在这小憩一会儿。”

“好,我即刻便去。”周泽楷帮叶修拢好被子,走了几步,又匆匆赶回来,“你可别太贪睡,晚上有你最爱吃的糯米圆,凉了口感就不好了。”

“嗯,我记住了。”叶修浅浅一笑。

周泽楷又再次不舍的看了他数眼,这才转身离去。




叶修注视着他走远,直到背影也看不到了,才扭过头来,折了一支紫藤花,和手掌一起放在自己的胸膛上,感受那微弱跳动的不甘与解脱。

已是乏了,叶修闭上眼。

鲜衣怒马,大漠铁骑,尚显短暂的一生在他脑中掠影飞快。

他嘴角微勾的弧度被慢慢涣散的气力渐渐拉平,最后浮现在眼前的,是一个俊朗的少年喋喋不休时露出两颗小虎牙的模样。

少天……

一行清泪终是从叶修的眼角滑落,没入锦绸,无人知晓。








叶府距此颇远,周泽楷携却邪回来时,已是黄昏。

“叶修?醒醒,该用膳了。”周泽楷轻轻唤着。

“叶修?”周泽楷又轻轻推了推叶修的肩,只见那只白皙完美的手顺从地滑落下他那看不出起伏的胸膛。

周泽楷瞳孔骤缩,呼吸跟着急促起来。可几次平息后,嘴角又僵硬着扯出一个笑容:“你想多睡会儿便睡吧,我不吵你了。”他抖着手,把人抱进怀里,轻吻他冰冷的额头,“睡吧。”







“紫藤拂花树,黄鸟度青枝。”

周泽楷忽然想起,那仿佛许多年前,他们与这人间仙境初逢的那天,叶修吟了这首虞炎的《玉阶怨》,才有了这里‘玉阶’的名字。

可是啊,我的叶修,那宫女困死在朱墙厚重,情戚彷徨,你呢?你又为何困死在了这玉阶仙镜,抱憾而终呢?

是不是为此取名的那天,便是我们早已注定了结局的开始?如果不是,今天的一切,又是因缘何取?

年少轻狂,胜者为王。谁又曾想过今日的生死仓皇?

罢了,都过去了。

好好睡吧。










“圣上!圣上!”几个侍从匆匆跑着,气喘吁吁,却追不上喻文州的脚步,嘈杂声打碎了一地静谧。

“叶修呢?!叶修呢?!”喻文州冲到周泽楷的面前,揪住他的衣领,将他从地上一把拎起——“周泽楷,你的折子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叶修殁了?!朕告诉你,这可是欺君之罪!现在让叶修出来见朕,朕此次并便不与你计较!”喻文州的脸上早已没有了平日的从容。

周泽楷并未回话,只是挣开了他的手,再次坐下,抱住了那幅棺椁。俊美无双的脸上毫无波动。

那并未封钉的棺椁中,静静躺着一柄通体乌黑的战矛。

世人皆知,那是斗神的却邪。

看清了那战矛,喻文州连着倒退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子:“朕不信,朕不信!不久前朕还陪他过了生辰……不可能!肯定是他嫌朕最近国事繁忙冷落了他,所以耍脾气吓朕。要不就是你把他藏起来了!说,你把朕的叶修藏哪儿了?你说呀!”

“你想见叶修?好啊,他在那儿。”周泽楷用眼神示意那潺潺流水,声音沙哑得让人陌生。

“活要见人,死……你凭白置座排位,放上却邪咒叶修作甚!朕现在就派人抽干这湖里的水,揭穿你的丑恶!来人……”

“那灰早就在湖中没了踪影,你想上哪儿去找?”冷淡的声线此刻却像是炸开了一声雷。

“周泽楷!你怎么敢?你怎么敢如此对他!”喻文州目眦俱裂,猛得掐住周泽楷的脖子,手上青筋暴起。








而此时,不远处的青石阶上,一个戴着阔沿斗笠的人,正御马狂奔,疾驰而来。

TBC.





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
sorry,等着看文的为数不多但可爱宝贝儿们,这么久才更文真是不好意思。~>_<~

高三确实比我想象的要更忙,真的很对不起●^●

还有一更完结٩(ˊvˋ*)و

爱你们 ฅ( ̳• ◡ • ̳)ฅ

我爱他们啊啊啊啊♬︎*(๑ºั╰︎╯︎ºั๑)♡︎

【all叶】玉阶念(四)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太医!太医呢?都做什么去了?!”周泽楷抱着叶修冲进主帐,一向俊美却表情冷淡的脸上此刻满是恐慌。
         几个太医拎着药箱匆匆跑来,只看了一眼叶修的情况,便都忙碌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怕在内里碍事的周泽楷冷冷地跌坐在帐外的地上,他手上还残余着温热的感觉,心却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是叶修的血。

         随后,又是一盆一盆的血水从帐里被端了出来,随之还有沾满了血的白布与那熟悉的声音偶尔发出的痛呼低吟。想是他正不断被疼醒,又再度被疼昏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想要叫叶修的名字,却发不出声音,想要起身去探看,腿脚又不听使唤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有一辈子那么长了罢,一众太医才陆续从帐中走出。
        嘴长了又合,几番下来,周泽楷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他……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 领头的太医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:“回大人,叶相……叶相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说!”周泽楷厉声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叶相此次伤势实在凶狠,那利器上又淬了毒,再加上一年多钱的旧痛伤了根本,叶相身上现是多处筋脉破损,武功尽废。我等……已是江郎才尽。若是回去好生调养,叶相约莫还有半年光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庸医!一群庸医!医术不精,还胆敢口出狂言!都给我滚!”周泽楷听到这儿便是再也听不下去了,因为他知道,叶修出征,喻文州一定会派最好的太医随处。
        此番,怕已是回天无力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掀开帐帘迈进 满心的不安与恐惧在对上那双平静如水的眸时尽数化为惊慌:“叶修……怎么这么快就醒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可是被你吵醒的。怎么发这么大脾气?”叶修苍白如纸的脸上,神情确是浅浅戏谑,“可别为我这将死之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,不值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会的!”周泽楷心下一紧,快步走到叶修身边,半跪下来握住他的手:“太医说了,只要好好休息,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别瞎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努力不让自己的声线颤抖——他知道叶修并未听到刚刚那番话,可又感觉那双一向能洞察一切的眼睛已将他完全看穿。
         可这次叶修只是静静地看了他片刻,便笑笑: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快去休整吧,不必担心我。”
到底伤得太重,叶修不过才说了几句几乎全是气音的话就已是累得不行,伤口也被牵得钝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让我照顾你,好不好?”周泽楷抢在叶修再次昏睡前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周,你知道的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周泽楷握紧叶修的手,随即又怕他疼般松了劲儿,只是虚包住,“只是照顾。给我个机会,不行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可能是周泽楷的眼神太悲伤,太认真,也可能是当人临近死亡时会看淡很多事,叶修最终是在那炽热目光的注视下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周,我受伤的事就不必让圣上知晓了,平白扰他。”黄少天走后,叶修才渐渐明白喻文州与周泽楷对他的那不可言说,却又深沉卑微的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帐外,漫长的冬季就要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天,却快黑了。






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emmm……马上高三了,放假可能也是周更( ๑ŏ ﹏ ŏ๑ )

还有三章完结……

大家下周见,爱你们( 。ớ ₃ờ)ھ


【all叶】玉阶念(三)


        旷野狼烟,肃杀几分长空;尸横遍野,血染边土成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少年儿郎,最是英姿谁恐;愔愔柳笛,清冷数声故乡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纵是斗神的到来令全军士气高涨,叶修的几番指挥更是出神入化,蛮夷之地复杂的环境还是推延了战争的得胜。
        疆场上还是不断有受伤,战死的将士被送回,还是有无数的鲜血倾撒淋漓。
        但,这便是边疆,这便是战场,这便是耀国的春秋万代!
   
   

        叶修静静伫立很久,看着面前跪地的一众兵将,心头一热,右臂一振,却邪直指骄阳:“众将士听令,随我出击!破匈奴,固边疆!我们,完胜这最后一仗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斗神必胜!耀国必胜!”“斗神必胜!耀国必胜!”雄厚而又整齐的呼声响彻黄沙漫天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就是有这样一个人,他的脊梁瘦削,但抗住了整个国家的希望。他的背影瘦削,却渐渐站成一座胜利的丰碑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叶修一身坚甲,腾跃上马,英姿飒爽。
        这疆场,才是他的天下!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叶相!叶相!”一位太医连滚带爬地匆忙追出,整个人栽跪在地上,“皇上吩咐了,您身上有伤,万不可亲征啊叶相!”
        “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!”叶修手上缰绳一紧,乌雅便奔腾而去,卷起重重黄土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一仗,必须胜!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传说中的耀国斗神就是你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小子?看你这虚弱样儿,别是一会儿最不稳了还要从马上摔下去吧,啊?若是现在投降,一会儿真要掉下去了,我还可以考虑扶你一把。哈哈哈!”蓄着络腮胡的彪形大汉操着不甚利索的汉语大声叫阵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何须废话?开打吧!”叶修率先驾马上前,却邪破空一声铮鸣,乌黑的矛身便直指那人咽喉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大汉也是一愣。但身为一国大将,怎么也不会是等闲之辈。他马上回过神来,手上的流星锤也是呼呼作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却邪又是几个灵活的上挑突刺,锐利的煞气直逼那大汉脖颈,将他击得连连后退,招架不及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声令下,五千精骑也驾马冲上,两军激战。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的攻势一下比一下精准猛烈,却奈何长期奋战还是引得旧伤隐隐作痛。他的脸色也一点点的苍白下来,额头冒上一层虚汗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大汉又怎会放过这一细节,本来的满心惊慌此刻尽数化为了沾沾自喜,竟又开口挑衅:“你们耀国将领都这么弱的吗?那个什么剑圣也是没坚持多久就不行了。哈哈!看在本将今天心情不错的份上,就不像折腾那小子一样了结你了,我现在就给你个痛快!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面色一凝,眼中怒火与悲痛共燃——是他!就是他……杀了少天!
         握紧却邪,叶修带着倾覆一切的戾气攻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大汉一慌,哪成想这本该衰退下去的攻势竟又重振,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凶狠。情急之下,他忙将怀中的暗器飞出。
         几把淬毒的小刀齐齐刺入叶修的肩胛和腰腹,可叶修连眼神都未晃动半分,反而一个飞踏从马上跃起,却邪直直刺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 什么战术,什么迂回,叶修全都抛之脑后,心中除了杀意再无其他。
        大汉脸色骤变,来不及了!他慌忙将手上的流星锤大力掷出,企图吓退来人 。
        可叶修却迎着那铁锤而上,却邪嗡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噗得一声,是利器冲破血肉的悲歌!
        那大汉愣愣看向自己的心口,可没等他想明白这一飞速的过程,他便已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!”
         谁在叫我?小周吗?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取下那人首级,才被太过凄厉的呼喊唤回神智。
         嘶,痛。
        低头一看,原来那半个流星锤不知何时穿透了盔甲,此刻正紧紧没入他的胸膛。
        怪不得呢。
        远处,失了主心骨的小兵们正乱糟糟地四散着逃去,却被大耀英勇的士兵逐个击杀。
        胜了!叶修勾勾唇角。
        力气一泄,他便再也站不住了,只能直直向后倒去。却仿佛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  

         少天,西北的天可真蓝啊。
         意识完全失去前,叶修如是想到。
   
  



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【乌雅马
    乌骓是一匹黑马,通体黑缎子一样,油光放亮,惟有四个马蹄子部位白得赛雪,乌骓背长腰短而平直,四肢关节筋腱发育壮实,这样的马有个讲头,名唤“踢云乌骓”。项羽的乌骓应该是属于中国名马的河曲马系列,河曲马作为我国最优良的军用马种,颜色以黑色、青色为主,当然也有别的颜色。有了这匹马,项羽巨鹿之战,九战九捷,以少胜多;力战六十多员汉将,霸王枪未点地,马未倒退半步,霸王身经百战无有败绩。“数年以来,(乌骓)所向无敌,可一日行千里。】



emmmmm,还有四章就完结了。

下周的更新要不放在端午节后?(´⊙ω⊙`)

大过节的就不虐了怎么样??( ˙ε . )?

然后,前文戳tag~


   

【all叶】如果我们所知道的“叶修”其实是苏沐秋






⊙∀⊙!一个沙雕脑洞
可能写文
emmm……( ・᷄ ᵌ・᷅ )




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。”



“叶修”随性挥手,迎着寒风酷雪迈去。






“哥……”身后传来苏沐橙的哽咽。






他身形一顿,放在身侧的一向平稳的、完美的、属于职业选手的手微颤着。




他却并未停止前进的步伐。




“苏沐秋!”沙哑的嘶喊,苏沐橙带着哭音,“已经七年了,七年了啊……”






他仿佛并未听见这声哭喊,只是慢慢点燃了一支烟,深吸一口,烟圈与寒气一同消散在唇边。





烟雾朦胧中,那张俊逸的脸上,早已泪流满面。





阿修,自你走后,我便活成了你的模样。










【all叶】玉阶念(二)

        月流离一番圆缺轮回,花也是谢了又开。
        转眼又是一年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圣上,丞相求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传。”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狼毫,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 该来的,到底还是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晃神的瞬间,人却是已经走近:“微臣叶修叩见吾皇,吾皇万岁万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扭头遣散了一众侍人,喻文州忙俯身扶起叶修:“这儿没外人,不必多礼。”
        瘦了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终于得了机会好好看看眼前的人——得到消息不过几天,他竟瘦成这样。还有那原本仔细养了一年才稍显红润健康的脸上,此刻又是尽是病态的煞白。
        “皇上,西北来信说少天殁了……臣不信,他可是剑圣,怎么会呢?我就想着是不是谋划好了的,有什么安排少天去做,又不方便他露面。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的指尖情急之下攀上了喻文州的手,他又马上意识到了不妥般缩回。却不想被喻文州握住,包在手心里。
        因着当年心口的一剑,叶修元气大伤,这炎夏时节手也竟冰成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眉心轻蹙。
        “文州,是吗?”一双悲伤快要溢出的眸撞进了喻文州的眼,还有那许久没再听到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  他实在不忍再与叶修对视——这不该是你啊!你本是多么意气风发之人……不过弱冠之年,怎么眼中竟……这样沧桑。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听朕说。少天只是受了重伤后失踪,朕已经派人去寻了,他不会又事的。你不信朕,也要信他。”喻文州眼神微闪,最后又如是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重伤……失踪……”叶修反复喃喃几句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眼中的无神一凝,衣袍一扬,双膝便是重重一跪:“圣上,微臣叶修请求赴西北边防,统帅吾军!定吾边疆,安屋社稷!”
        “朕不许!”
         听到这声怒吼的叶修身形一震。
        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喻文州深吸一口气,放缓了语气:“你不用费心这事,把自己身子养好即可。我大耀国,难道连个优秀将领都找不出?再不济,朕就是御驾亲征,也会叫你拖着一身病痛去那西北打杀!你听话,别跟朕倔。”说着伸手又要去扶叶修,“地上凉,快起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军不可一日无将,国不可一日无君。圣上,微臣虽是负伤,为了江山社稷,臣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叶修不仅没有顺势站起,反而叩首俯身欲低,“况臣虽自觉有负斗神之名,对付西北蛮夷还是有望一试。望陛下三思!”
        语罢,叶修的头便重重磕在大理石殿阶上,大有长跪不起之势。
        想也是青紫一片的前额疼碎了喻文州的一颗心,也勾起了他的强势:“好,好啊!你愿意跪,那便跪吧!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怒极反笑,拂袖而去,手却在宽大的衣袖中紧握成拳。心头和手心一样钝痛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几个时辰过去,诡异的气氛徐徐弥漫在养心殿正堂中。跪着的宫女太监们气也快要不敢喘,都拼命把头俯得更低,生怕惹了这位表面温和,手段却异常强硬的主儿的圣怒。
        “皇上……”司礼太监垂首进入殿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何?”喻文州这才转身看向厅门,许久未曾动作的四肢有些僵硬。
        “回皇上,这……不管奴才怎么劝,丞相大人就是不肯起,送去的参茶大人更是毫不理睬。跪到现在有三四个时辰了,丞相大人却是滴水未进。奴才离得远,看不清大人的脸色,但想来也是惨白。大人再这么跪下,怕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罢了。”喻文州摆摆手,眉目间是掩不去的疲惫,“传朕旨意,现命丞相叶修率五千精骑赴西北边疆,五日后启程。令兵部尚书周泽楷从之。”
 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几声惊呼从一旁的偏殿传来:“叶相……叶相!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面色一凝:“快传太医!”
        等一众奴才们回过神儿来,喻文州早已冲向偏殿,明黄的衣角卷起一阵冷冽的风。

TBC.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emmmm……是不是有点狗血加ooc( ๑ŏ ﹏ ŏ๑ )

第一次写文,还请宝贝儿们见谅……

要去学校啦,下周再见喽~

咳咳,不会坑的,手稿已经完成了,只是来不及打╮( •́ω•̀ )╭

爱你们

【all叶】玉阶念

        蝉鸣浅露,光影悄悄钻过了大片的紫藤萝,给盛夏的青翠点上几轮月牙。
        一簇一簇的紫藤雨和风散下,逐湖中清波流转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正随性卧躺在岸边,任暖风肆意染上他清秀的容颜,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弧度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叶老叶老叶……哈哈!就知道你在这儿!我一瞧这时节是要下紫藤雨了,便到‘玉阶’来找你啦!怎么不喊我一起?为什么?为什么?本剑圣这几天忙得连想你的时间都没有,你可倒好,一个人偷偷跑这儿来躲清闲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一片聒噪的阴影遮住了阳光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悠悠转醒,入眼便是一张英挺俊郎的脸,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更给那张脸添了几分活泼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  随即,来人的滔滔不绝被一只如玉的手打断。
        “少天……”还带着刚从酣睡中苏醒的沙哑感撩人极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感受到唇上指腹温柔的触感,黄少天的心倏地软了下来 ,轻轻发出鼻音: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吵……”无奈的笑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啊你老叶!本剑圣辛辛苦苦偷跑出来看你,你竟然敢嫌我吵?!你再说一遍,再说一遍!看本剑圣不惹得你哭着喊我少天好哥哥!”黄少天一边说着,手下也是毫不留情地——挠着叶修痒痒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少天好哥哥?我看你怕不是又自己在那儿臆想了吧。”叶修努力闪躲开黄少天不安分的手。一个不留神,发带松断,一头乌黑倾泻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 黑发,白衣,几朵紫藤花上那丝绸般的发。一双眼角微微下垂的眼,眸中是笑意也掩不住的,还未退散的狡黠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少天?发什么呆呢?”叶修伸手在黄少天眼前轻晃几下下唤会他的神智。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俊脸一红,面颊暗暗发烧——怎么又看呆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你是我的”遂握住那只完美的手,他偏过脸情不自禁地吻了吻那柔软的掌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是你的?我是我自己的。”叶修向回抽手。掌心很痒,心脏也跟着酥酥麻麻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我的,是我的……什么喻文州,什么周泽楷,都不许跟我抢。”黄少天一字一顿,神情是少有的认真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今天怎么怪怪的?发生什么事了?”黄少天避开叶修探究的眼神,不作答复。
         叶修便又道:“文州已经登基,在外人面前万不可这般直呼圣上的名讳,私下也要注意礼节才是。虽说我们四人是竹马之交,你与文州更是情同手足,但尊卑等级是不能乱的。还有啊……”叶修轻笑,“他们怎会与你抢,难不成这天下人人都有你我这断袖之癖?再说,我有什么好抢的?还不如件难得的武器来得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低头笑笑,无奈地摇头。
         你不懂,我的小笨蛋。
         抱着叶修一个侧翻,黄少天将人揽入自己怀中抱紧:“圣上要出兵平定西北战乱,命我带兵前往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登基大典才刚结束,最是人心动乱,根基不稳之时。这看着一个个地俯首称臣,私底下还不知是在谋划些什么。文州年轻,朝廷之上除了那几个老忠臣,信得过的,左右也不过我们几个罢了。小周是肯定得在京中震着那些个蠢蠢欲动,我眼下又有伤在身……辛苦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缠绵着用自己的鼻尖蹭蹭叶修的:“待我凯旋归来,便请求圣上为我们赐婚。再过几年,等这江山安稳,我便带你归隐。我们去一个无人能寻的桃花源,做一对神仙眷侣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在‘玉阶’等我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吾此一诺,纵山崖崩摧,海天倒灌,也绝不悔兮。
         世界痴情人,为国、为家、为爱,等待也不过是甜蜜隐忍的折磨与早已习惯的将来。

TBC.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文笔平庸,还请宝贝儿多多关照~

期望收到小心心~会不会有评论呢?

emmmmm……还有BE预警……

啦啦啦,明天继续~

大爱《潮涌》啊啊啊啊~终于到了
爱你爱你 @寒枝